"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日, 5月 04, 2008

醒醒! 葉大雄!



「看哪! 大雄每天都過得渾渾噩噩的!」

有個粗俗的比喻說人生就像被強暴,當你無法反抗的時候,就只能享受它。

我當然不贊同這種似是而非的謬論(paradox),人生是只有一場沒有薩恩露德(save and load)的大冒險兼勇者公主養成遊戲。與其抱怨技能點錯了或是轉職不順不如多累積經驗值吧!

因為生病的關係從過年開始就斷斷續續的入院出院入院出院,我看過隔壁病床生病意識不清的老伯,我住院的隔天早上他就走掉了。就這麼巧,他生病兩年的時間我剛好見到他的最後兩天。也有狀況不錯的大叔,我要出院的時候看到他的病況好轉,照顧的看護微笑的跟我打招呼,眼看就可以拔管要慢慢康復了,結果在我下次辦理住院時卻聽護理站說他走掉的消息。

《那一夜,他們說相聲》有個段子這樣說:「生命中,你不知道上天什麼時候會對你強制性的斷水斷電」

舅舅從事保險,他跟我說他的一個小學同學,在工廠工作到一半腦溢血就走了,沒有病史、沒有任何外傷,留下沒有謀生能力的妻子與嗷嗷待哺的三個小孩。....轉開電視看到社會新聞這類極需要社會大眾伸出援手的人事每天都在發生,shit happens,誰知道,下一秒在看這篇文章的你我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不想寫些賺人熱淚或是散播"面對人生的美麗與哀愁"等灑狗血的B.S的思想文章,莎翁說過:「地獄空空如也,因為所有的惡魔都在這兒」註1,這是一個充滿自私又功利的社會。我現在很少租悲劇結尾的電影來看,因為坦白說我的人生到目前截稿為止已經夠像一場悲劇,呃,鬧劇。現在極需要一個高潮,如果出現一個令人掃興的結尾(anticlimax) 那不僅觀眾會很倒胃,主角搞不好也演不下去了。

所以有宗教信仰很重要,嗯。

上帝是奇妙的導演,總讓你猜不透他手上的劇本。但你在舞台上忘詞的時候總是有人高舉著聖經對你提詞。看不見下一幕你的角色,也沒有預演這回事,沒有喊卡的戲裡有痛苦也有歡笑。無論演得稱不稱職,謝幕的時候,你總可以低聲說道:「這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註2

小時候因為戴了一副眼鏡,加上剛好也姓葉,十足的一副白斬雞書生樣,所以不情願滴背負了"葉大雄"這個綽號有一段時間。長大才知道野比太(のびた)原來不姓葉,但我總是對漫畫中的各個人物總有十足的親切感,好像小叮噹是陪我ㄧ起長大的朋友可以抓來秉燭夜談話當年一般。前幾天看到日本雅虎有提供大人免費站著看(立ち読み) 腦中就浮現大雄在書店白看漫畫,被老闆用雞毛撣子趕的畫面。

上面的圖片取自第四集的"海底攀岩"(海底ハイキング),大雄從海底地震中歷劫歸來,正在好好休息的時候,被阿福等人取笑的畫面。 我想這次從醫院做化療回來後,也是該計畫下個冒險,脫離渾渾噩噩的生活了。



註1: 莎士比亞《暴風雨》原文為: "Hell is empty, and all devils are here." 《The Tempest,1,2.》

註2: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新約》提摩太後書三章七節。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