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10月 05, 2005

[Rabbit On]美國教育秋季展(貳)

水牛城(NY)的招生管理辦公室主任&翻譯,他是台灣人



忙著忙著人開始多起來了,本來還想代表會說中文,我不用翻譯在旁邊涼就可以了。想的太美好了,因為他說中文,所以忙不過來時我也要幫忙回答一些他回答過問題,如University State California 在哪裡? 學生人數大概多少? 有沒有提供博士學位? 條件式入學是什麼東東? 之類的,(在洛杉磯以東,約一個小時車程,學生數大概一萬兩千人左右,州立大學沒有提供博士學位,條件入學是GMAT還有大學成績達到標準,附財力證明等等只缺托福成績,可以到美國的校區念語言學校再考)至於學校有沒有某某科系,某某科系有沒有開什麼什麼課程、哪些學分可以抵掉這些問題就得問她了。

這時候我犯了一個錯誤,有一位同學問有沒有開Language School,我並不太清楚,於是介紹他到Boston 的費雪(我知道他們有開),這時代表很嚴肅的告訴我不能這樣。她說: 「如果沒有指定學校,你可以介紹Fisher,但是他問的是我們學校,如果我們沒有,你要介紹到我們的姊妹校」原來還有競爭這個,我心想。主辦的 AIEF (American International Educat-

ion Fundment) 倒是沒有說這點,我心裡小滴咕了一下,後來慢慢的我開始也接手更多她的業務,如查詢開課項目、申請條件、申請日期等。有時候一個問題可以衍生出很多相關的問題,如Nursing 需不需要GMAT? 那研究所有開嗎? 需要工作經驗嗎? 大學非相關科系可以申請嗎? 申請截止日期是什麼時候 ?

突然跑過來我們的攤位的Sharon,我也被嚇了一大跳..."Who,...Who are you?"

我能回答的也只有概括性的問題(我只是個翻譯阿XD) 像這類的問題也只仰賴專業的負責女士Cynthia回答了。於是看她翻翻課程表,回答「噢,我們沒有Engineering 但是姊妹校有開,我帶你去...」滿場跑,看她好忙。來問問題的人也是龍蛇雜處,有些是已經文件齊全、已經申請完畢只等學校代表蓋章,也有學生家長不知道要問什麼,要拿什麼,於是來問代表很"很籠統的問題(General questions)"。 我遇到兩個令我印象深刻的人,一個是說話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學生,另一個則是無禮的家長。

有兩三個看起來像是高中生的小女生跑來問說請問這個有開什麼什麼系嗎? Cynthia問說是誰要申請的呢? 一個看起來一臉迷糊樣的小女生說,我在美國高中唸,加州的大學收(我)嗎? Cynthia一臉不理解的問我她說什麼? 我說,她的意思是別的州學生可以去唸我們的大學嗎?

那位一臉稚氣的小女生扭扭捏捏又問了兩三個"需要我翻譯"的問題,如: 你們的資料國際學生是嗎? / 外面賣的書留學資料是給國際學生嗎? 等等

從她後來問的問題,我直接問她你是不是在美國高中唸然後休學? 她說是。Cynthia也被她那種無頭緒的問法有點激怒了,她說: 如果我在美國,我一定會罵妳。我看過非常有錢的學生轉學過三四個學校,遍及好幾個州,一定不學好,來申請我當場就會reject。妳去找commu (社區大學),這是為你好。

要結束時,幾乎看到人就狂拍啦XD


還有一位台客樣的家長,披頭就問一個非常沒家教的問題,連我差點都動怒了。他來我們攤位看了看我們的學校名,說: 這是UCLA嗎? (University of Los angels ) 我回答不是,那是私立學校,我們是State 州立。他竟然說: 好像不太有名.... 都沒有中文翻譯... 沒聽過。我們的代表Cynthia 不慍不火的說: San Bernardio 是取自於詩,無法翻譯,我們San Bernardio 已經有四十年歷史了,很多科系在美國排行前幾名。然後那個家長又看了看我們攤位,說: 資料怎麼都沒有中文的?

我好氣又好笑,說: 要去美國唸書當然要看英文資料阿! Cynthia不太想理他,他又問了幾個如: 我們有幾個校區啦、怎麼每個科系有沒有考GMAT都不一樣、不能一次申請全部校區嗎.... 等等像是抱怨的問題。(我很高興他還知道有GMAT這個考試) 然後手中拿著一大疊來當作紀念品的入學資料,慢慢消失在會場的人群裡。

忙著忙著到了六點,去吃個飯回來後時間就過的比較快了,我還跟攤位負責的義工妹妹Penny聊起來,她是親民高中外語系的,非常非常的Shy。似乎不太敢說英文,也不敢跟Cynthia 說話。偶爾跟隔壁攤位的University of Art 的攤位的同學Tracy 講幾句話。我抽個空跑去Fisher College的位置找到James ,把那一大包Souvenir給他,還調侃他 「今年在比較好的位置嘛」「人好像有比較多喔」「請問有提供MRS 學位嗎?」(註一)

然後約在學展後去喝杯小酒,吃個宵夜什麼之類的。

(註)美國校園裡很多女生會註冊一個學位,然後藉機會接近男碩士或博士,有機會就嫁做人婦,我們通常戲稱為MRS (Mrs.) Degree

頭很亮的James, 想必工作壓力很大


經過兩個小時的工作,很元氣的Cynthia也有點累了,直說:「呼,好累好累,趕快結束去逛逢甲夜市」我是喉嚨有點沙啞,整個晚上都在回答重複的問題,真希望AIEF在每個攤位有設立觸碰式螢幕,來參觀的人可以按一下"嗶~!" 就可以得到解答。

八點五十分左右我們就開始拿Souvenir,印有學校名的紀念筆、精美的學校簡介、小傳單等等,都搜括一空,好像Cynthia還要去新加坡,所以我沒有拿太多簡介,不過我問了一個長久以來困惑我的問題:"聽說公立大學跟私立大學在國外的計算方式不一樣,是嗎?" 她說: "並沒有" "也就是台大的成績八十分跟沒有名氣的私立學校八十分是同樣的囉?" "是的""那這樣不是很不公平嗎"我接著問。 "她們自有一套計算的方式不會讓學生吃虧"Cynthia笑著回答。


後來就是大合照,跟一群小女生照相,還有互留E-mail之類的,感覺自己又像回到高中(笑) 等學展結束,簽退後跟James去附近的炭烤店吃了宵夜,聊一聊最近發生的事情、他給我看小孩的照片、說說最近的趣事、在台灣的市場,話題很廣。從卡翠那颱風到This Land像是唐氏症兒的布希等,我跟他說了關於我考過了ATC第一試,要去當兵、現在在駕訓班給教練盯,不去駕訓班他又不會讓你考過(他聳聳肩說美國也是這樣,女生只要對豬哥男考官眨眨眼睛送送秋波就過關了)。我們邊聊天邊灌海尼根,聊的高興時忘了關小火,也吃了不少致癌物。別離時互道珍重,希望明年能看到他。(James的聲音很像DJ,跟他聊過天都會不由自主的被他穩重的聲音吸引,春季展跟他聊的時候,他聽我說話不時微笑插話說: Exactly, Exactly...Right... 我偷偷叫他Mr.Exactly)

每年的美國教育展都可以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學校,跟這些來自地球另外一端的大人物工作、聊天,變成朋友真的是很有趣的一件事,這些不是酬勞多少可以衡量的,也是吸引我一次又一次來當翻譯的原因。

(全文完)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您好 看了你的網誌覺得這個工作真棒!可以請問當翻譯的工讀金怎麼計算嗎?謝謝您!

Vergil 提到...

To 匿名:

印象中是一天一千元台幣,台北場有兩天所以薪水比較高。現在有沒有提高就不確定了,建議在面試時可以問考官。

:)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