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日, 3月 20, 2016

【SOLO歐洲畢旅】壹、樟宜的邂逅

"People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have passed through this village... someday you'll learn that our countryside is the best, and our women the most beautiful" --- Alchemist (1993) Paulo Coelho.

找了老半天,問了華航的空姐才知道新加坡航空是沒有櫃位的 Orz

※ 趕在學期前把碩士論文發表、拿到畢業證書後,決定要「嗯,我要出國放鬆一下」。聽說表哥會在德國的阿倫(德國南部斯圖加特附近)出差一個多禮拜,於是跟他一起訂了機票打算去當個PLUS ONE。沒想到哥非常好心地幫我訂了從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入境、德國北部的法蘭克福出境,而且最後我們竟然在德國也沒碰到面(笑)

去過樟宜機場後就會覺得桃機很小

從台北坐飛機到新加坡的途中很無聊,吃完飛機餐後,拿起哈根達斯的蓋子把玩,想把它套在相機的鏡頭蓋上。候隔壁的路人甲笑著問了:「那是特製哈根達斯鏡頭蓋嗎?」我回答說不是,我想把它拿來當KIT鏡頭蓋,但大小有點不合。然後我們就有一搭沒一搭聊了起來。

新航的飛機餐我給滿分啦!

這位女壯士有個酷酷的男性化名字,姑且稱她做林沖吧。生物背景畢業後隻身在紐西蘭working holiday了幾年,然後決心存下錢去澳洲讀護士學校準備當護士。臉書上至少有兩位朋友都是去美國當護士然後落地生根了,這位女壯士想必過幾年會有好消息傳出吧。(拱手) 



睡睡醒醒到了樟宜機場,雖然不是第一次來到新加坡,這次過境才發現新聞常常點名桃園機場好窮酸,這不是沒理由的。各大機場排名都是第一的樟宜,給人的感覺好寬敞典雅,像是五星級飯店,到處都是沙發、休息空間、商店。免費的無線網路與二十元的新家坡幣兌換券也讓人覺得受到禮遇。據自助旅行經驗豐富的林沖說,樟宜是排行NO。1給背包客好睡的機場,她本人也睡過好幾次。我覺得實至名歸。有幾個角落燈光美氣氛佳,好幾個TAKE簡直像在夜店不是在機場。




樟宜另外一點就是「大」。僅僅只在一個航廈內,從一號登機口到十五號登機口,用步行竟然要十來分鐘。我跟林沖還遇到一位台灣女,不會說英文,要轉機到墨爾本去投奔親人然後找尋會說中文的人幫助。我心想這斯膽子真大,連轉乘資訊都看不懂就孤身一人往國外飛。我們幫「還來不及交換名字」的台女查了查資訊後,催促她快來不急了,於是她就急急忙忙前往登機口飛奔而去了,寫在現在覺得還好,吉人自有天相,但當時感覺為她捏了好幾把冷汗。

剛認識就要說掰掰啦,這就是人生啊 (茶)


林沖的班機是晚上九點半往澳洲,我是十一點往荷蘭阿姆斯特丹,於是陪她聊了聊怎麼她怎麼被騙帶刀進入白虎節堂、被帶上梁山的故事。一問原來她是彰化人,人不親土親,差點我們就要在樟宜拿碗公煞血結拜了。不過時間過得很快,與他走到登機口,送走她後突然有種孤寂感,人生到處知核四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


我的本質是阿宅,阿宅除了看看買不起的3C與大疆空拍機其實購物欲望很低。走在登機門口前的休息區開始使用機場免費wife wifi打卡的時候,我注意到隔壁有位大叔對我投以熱情的眼光,於是我們又聊了起來。


我覺得身上一定裝有被人搭訕的技能。


這位大叔是在荷蘭的肥料公司上班,他們公司有德國、法國的員工,所以這位大叔會講德法文,然後英文超溜的。他的老婆是菲律賓人,剛好們都搭晚上十一點到阿姆斯特丹的飛機。我們在邊等飛機邊聊天的時候,坐在他老兄隔壁的西裝男,活像電影HITMAN走出來的殺手,又不時投以熱切的眼神望向我好像欲言又止。




算了吧,我不想再開啟主動搭訕的技能,今天跟陌生人的聊天闊打滿了,而且不是正妹,這個pass XD。

樟宜機場的沙發看起來好好睡啊 Orz

次回預告:阿姆斯特丹隨便走走 (禮拜五更新預定!大概啦)



2 則留言:

趙守道 提到...

淳鈞, 最近過得好嗎? 好久不見, 我是之前在苗栗浸信會聚會的守道. 你都過得好嗎? 我目前正待業中, 正在找工作, 不知道你現在在哪裡聚會? 都過得好嗎? 也祝福你一切安好.

趙守道留

Vergil 提到...

守道兄你好,目前我在彰化上班,在當地的教會聚會,已經很久沒有更新部落格了,抱歉剛剛才看到你的留言 :)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