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四, 2月 25, 2016

【日記】我們都到了父母親會離開的年紀

好久不見的老朋友更新了部落格,讀到了她更新的訊息,我覺得跟我的現況好像。我似乎應該振作,少花點時間在手遊與FB、微網誌。至少寫部落格還有點記錄可以賺一點廣告



先來更新這一兩年的近況吧。

學弟跟老師關心問我為什麼「進來翻譯研究所後更新部落格的次數變得沒那麼頻繁」,這樣他們查找資料很不方便都沒有中文的都要找英文,首先當然是我進入翻譯所練習口筆譯很花時間,而且很累,另外一個不太能說的原因是每況愈下的父親身體狀況。

家父是個體面的人,古早以前體專畢業的他在台中某家大型紙廠擔任總經理,底下員工有三百多人,他總是穿得西裝畢挺,早出晚歸,事業有成。民國七十年代左右,他的公司見證當時的台灣經濟奇蹟,永豐餘、廣園造紙都是往來的客戶,小時後家裡逢年過節堆滿著客人送來的禮盒。後來大陸崛起,印刷技術改變,老闆不願意砸錢投資設備更新,於是他老人家趁著年輕在民國八十五年左右自行開業,開始景觀設計造景。

剛開始收穫不錯,然而不幸遇到苗栗縣政府承包的案子慣性拖延付款的時間,苗栗的人口不多,私人工作少,政府標案造成他獲益都被借錢周轉的利息給吃掉了。需要現金週轉的窘境下,他自己利用景觀設計的長才,又投資兩百多萬開了一家庭園造景餐廳,剛開始因為地點佳、燈光美、食物還可以,客人嘗鮮的心理,現金流量不錯,前景一片看好。然而好景不長,碰到苗栗的快速道路開通,還有一家知名的景觀業者倒閉,接連的打擊造成大馬路旁車水馬龍的遊客,在非例假日時變得非常地少。

(附帶一提,那家知名的業者雇用的某個員工在老闆跑路後,用自己學到的技術,受到啟發後陸續開了賣風景的庭園婚紗連鎖店,就是後來的心之芳庭)

店面最後還是收了起來,把一些造景的材料與可以變現的樹石、花木都賣掉,總算是付了好幾個月沒給的店租,但我仔算過,借給爸爸四十幾萬週轉的錢拿不回來了。

更糟糕的是他的身體在年輕時疏於保養的身體,在他上了年紀後急速地惡化。

剛開始是走一百公尺、爬樓梯會氣喘吁吁。他跟著工人到造景的工地時,不能吸到灰塵。我跟弟弟如果有空,都會在旁邊幫忙,很怕他監工會出事。後來冬天感冒,他竟然會咳出血。醫生說這個叫做「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基本上無藥可醫,只能延緩惡化的速度,這算是重大傷病。

我帶著他到台中榮總做了幾次復健,因為我考上了研究所之後都在彰化,他本人意願也不高,後來就不了了之了。他的身體不能動(一動作就會氣喘吁吁),影響食欲,缺乏運動造成免疫力低下,容易感冒造成感染,又會損傷支氣管,造成更容易喘的體質。惡性循環之下身體越變越糟。大學時,我是半年左右回來一次。工作了幾年回鍋唸碩一時,我每隔一個禮拜就會回家,付房租、煮菜、打掃...到了碩二我每周末回家,深怕看到家中沒有燈光。記得好幾次回家沒人,打電話給老弟才知道父親又進了醫院。那兩年常常跑醫院,在病房的客椅上睡得都很習慣了。

爸爸總是不希望打擾我,他覺得不能好好栽琣我,是他最大的遺憾。

我很努力地兼差、兼家教、接案子,半工半讀撐過碩士班。然而我唸的碩班是以硬底子出名的,不會因為有這些苦逼的八點檔劇情老師就放水。你要打工是你家的事,練習量不夠的情況下,底子又不好,碩二的時候硬生生有一科必修科目還是被當了。

我記得最慘的一年,我覺得真的撐不下去了,論文也沒進度,畢業遙遙無期,老爸的狀況真的很糟,臥床的時間越來越長。於是我拿了學校的教育部急難救助金表格填寫,考慮休學。平常不苟言笑的所長看了我填寫的狀況,轉身從皮包裡拿出一疊千元鈔票塞到我手上。我覺得非親非故不能收,跟所長在推讓時,有人進來了,我怕別人看到就只能收下了。

我快步離開所辦,數了數裡面有一萬塊,我當場淚水滾落在皮夾裡,吸了吸鼻子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接著沒幾個禮拜,教育部的補助很快就下來了,感謝老天,我撐過了那個學期。接下來的兩個學期,領了學務處發的食物餐券,三餐在學生餐廳裡吃得肥滋滋的還有現打果汁當飲料喝,仔細想想我能畢業真的欠學校很多。唸書還是挑國立的才給力

人常常說否極泰來,真的是如此。

2015年非常的順利,翻譯、口譯的案子、打工足夠支付我的開銷及家裡的房租水電,靠著熟客人介紹又搭上了陌生客戶,還去彰化地方法院當起了幾次的法庭口譯。最重要的論文寫完順利畢業,靠著國立大學碩班的文憑,在中部地區很容易找到一份起薪不錯的工作。又靠著親戚的幫忙,我跟娘用貸款買了一棟中古的房子。我在去年底還有存了一筆小錢出去歐洲旅行了一趟。

然而父親的病痛依然持續著,看門診吃藥、健康食品、中藥、...我們什麼偏方都試過了。慢性阻塞性肺病是種無解、痛苦的死法。人說久病無孝子,照顧病人其實跟病人一樣難過,政府補助台籍看護居家照顧,我只要每個禮拜六日回家去照顧父親處理他的起居。然而想想二十幾年前那個體面,意氣風發、滿腹經綸的大公司總經理,現在變成躺在床上,日夜都在喘息,只剩下大小便還可以自理,三餐生活起居都需要人照料的老人。我心中有無限的感慨與不捨。

盛衰榮枯,人生無常。

過年時開了國中同學會,看到老同學們個個出雙入對,「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突然想到,其實我們都到了父母親隨時會離開的年紀了。

1 則留言:

Tzuche Huang 提到...

真情流露。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