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六, 11月 13, 2010

【小學生BLOG聯盟】2010 年期中作業 -- 最誇張的蠢事




我做過最誇張的蠢事就是寫部落格時做不著邊際的評論。


什麼,沒有聽錯吧?寫部落格評論怎麼會是一件蠢事呢?


先跳一下講一個故事。前天早上在早餐店啃三明治看報紙時,遇到一位中年婦女很生氣地對著電視大罵。仔細一看是TVBS新聞,關於蘇建和案無罪宣判的報導。她很生氣的說:「司法不公、殺人犯都跑出來了」「這些抗議團體真的太閑了」,我只有轉過頭去淡淡地跟她說了:「這個案子唯一確定的兇手二十年前就已經被槍斃伏法」。她大概也很驚訝有人會搭她話,開始罵著說這些「犯人」小時候父母沒交好、交了壞朋友...我則是繼續看我的報紙。


關於蘇建和案子的評論,想聽故事的人可以看看輔大法律系副教授吳東牧寫的日本版本《說個故事給蘇建和案的承審法官們聽》「一個在校成績優異的明日之星法官,明知嫌疑犯是被冤枉刑求逼供卻無力反抗上司,最後受不了良心苛責辭職、紙醉金迷後流浪各日本自殺聖地一心尋死,最後又奇蹟似找到生命救贖而活了下來」的故事。坦白而言,我對蘇案接觸不深,是從更24審才開始追蹤一些部落客筆記,斷斷續續地聽到了他們三人的真人真事。



你只要每天看兩份報紙以上,大概可以分辨哪些版面有經過「置入」,有些是打著「廣編特輯」、有些打著「特刊」,不同的名稱、相同的是某個政治人物、環保署或是財團用錢收買編輯,寫出一則又一則令人動聽的謊言與立場經過篩選被閹割過後的真相。他們告訴你國光石化很安全,沒有告訴你旁邊就是灌溉台灣最大的果菜還有蚵仔市場。當選民很高興的談論文化、音樂,更為重要的議題就被巧妙的帶過了。




回想起剛開始部落格書寫,什麼外掛都不懂的五年前,還沒有WEB2.0與書籤網站這種東西。跌跌撞撞開始寫部落格,見到了世界的廣闊才發現自己無論寫什麼都不專精。莫名其妙發現自己寫的文章與網路上的絕大多數站在立場完全相反的一方。而且,目前本站點閱率最高的文章也不是我寫的,而是翻譯國外知名技客文章,當然是沒有經過授權的「漢化」中文版。我覺得很奇妙的是當寫正經八百的文章沒有人要看,用嘲諷開玩笑不負責任的文筆反而很多人喜歡


過去寫部落格是讓我很後悔的事情,因為歷練不夠寫出來的東西像是「早餐店中年婦女」對著兩分鐘中的新聞評論纏訴二十年的台灣司法大案。現在寫著這篇文章的心情很想把過去的自己砍掉,但偶爾循著關鍵字找上來的留言也鞭策自己,要儘量訪問當事人或蒐集資料舉證。知名作家張大春在詩薈論壇吐了蔣勳的槽。他這樣寫:「每見此友胡吹法螺不著邊際論書畫竟能得志,便悵憾今人美藝常識之低落而遂足於濫情之浮詞。」這句話讓我自我自我警惕,絕對不要妄下斷語與批評。


最近讀到《1Q84 BOOK3》TAMARU 的名言,忍不住用鉛筆畫了起來「對事實重要的要素是重量和精度。溫度還在其次」,只要是探討政策很容易就會陷入非藍即綠的思維中。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的管中祥老師也這樣說過:「在台灣參與公共事務被貼標籤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一下子人家說你是藍的,一下子又有人說你是綠的,...要參與公共事務就要認命,被貼標籤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貼多了就變彩色,世界也就美麗了!」


或許將來的有一天回頭看現在寫的文字會後悔也不一定,但現階段的我沒有辦法不去把困難一個一個射掉(troubleshooting)來獲得成長需要的動力。因此,我只有後者臉皮繼蠢下去了。




按:這篇是回應小學生部落格聯盟的期中作業,你也可以寫一篇串聯 : )


7 則留言:

carlojam 提到...

唉~我的論點比那個婦女還淺薄
但是我只能直直往前走
說的也許錯了些
也比什麼都不說的好一點>"<

Vergil 提到...

To carlojam:

看了您的部落格,如果您要談論的是【OPEN TAIPEI】 這張專輯,沒有什麼不可啊。只是我不是音樂人。小掰的部落格這篇文章比較有深入的看法。我只是拿蘇貞昌先生的例子來舉例。我也不是寫政治評論的部落客,我希望接下來的寫作能夠朝向技術與原創性的東西。

國王陛下 提到...

好恐怖喔,樓上二位我好像都算認識耶。

carlojam 提到...

哈~世界超小~
to Vergil
我的意思比較接近"寫"部落格這件事
把心理想的講出來
或是認同一些他人的論點
若干年後回頭看
一定會有很多想刪掉的東西
(我當時怎麼那樣想阿XD)之類的
但是我選擇的是要發聲
(即便不準確~也要說出口)
只是...對我自己來說
我有持續的作.
久了就會發酵出成果的經驗
我很相信自己的渲染力量^^
(即便是很微弱的~"~)
我其他的部落格都有某些目的性
推廣某些事情之類的
也有一定的成效
不過唯一沒有主旨的部落格就是我自己這個~
搞得看起來政治文很多
不好意思啦XD

@jesicalin 提到...

很多實體書作者也很渴望把青澀時期的作品撕掉。

人總是會成長。

Vergil 提到...

@jesicalin:

有點像是長大了回頭看劉傭和侯文詠一樣。

fea 提到...

學弟,某種程度上我也快變你的讀者了,哈哈。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