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6月 16, 2010

【地方誌】這不是我們要的苗栗。

IMG_5356

生活在苗栗這塊土地上二十幾年,我很自豪的說我是苗栗人。苗栗好山好水,楓紅馬拉邦、南莊獅頭山、大湖產草莓,公館生紅棗。泰安的泰雅族之鄉、獅潭的鳴鳳古道、高聳入雲的大霸尖山、汶水全台第一座鑽井平台...這是一塊充滿著天然觀光資源、值得自豪的土地。

然而,每每文化展覽都跨過苗栗,桃園之後便是台中、ㄧ路往南。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我的同齡的朋友中大概有一半不在苗栗生活,我也在台中生活,相對的,說客家語的機會也越來越少了。

所以當聽說卡列拉斯來苗栗開演唱會、余秋雨來苗栗演講,身分證上代表苗栗縣民K開頭的我很興奮,卡列拉斯演場會還跟弟弟徹夜去排隊。我很佩服縣長,要辦一場演唱會並不是丟一筆錢出來就會順利達成的。熟識的人說那場演唱會的前置作業從邀請對象討論開始,到場地與動線的安排、真正執行,大概開了兩百多次的會議,會議記錄印出來可以堆滿兩三個會議桌。

然而許或這些蜻蜓點水的演講活動變多了、但縣長指稱的觀光客帶來的「無煙囪工業」並沒有改變苗栗。

最具指標性的莫過於統聯客運,台中到苗栗的車次取消了。

苗栗沒有長庚、馬偕、三總...等一流的大醫院。在苗栗人的心中,生重病了第一件事考慮的便是北送林口或是南下台中三總。省立苗栗醫院不是個選項、而統聯也不是慈善事業,對於沒有車的苗栗人而言,四十分鐘從苗栗公館交流道到台中中港變成一種奢侈的願望。

曾經,我也站在高聳入雲的煙囪窯前夢想有一天這會像是美國華盛頓特區的方尖碑,成為繼三義龍騰斷橋後苗栗最著名的地標。曾經,天真的我也以為這些「煙火式」的文化產業活動真的能活絡苗栗的經濟產業、吸引年輕人回鄉。

... 直到巨大的挖土機敲碎、推倒、輾平那微小的可能性,我才了解富麗堂皇的包裝後隱藏著醜陋的置入性行銷。



後龍灣寶竹南科學園區、稍稍做一點網路搜尋查證,這些都是奪取良田、強爭民脂民膏的不必要之惡,多明哥或愛爾蘭踢踏舞並不能代表客家文化,或任何與這塊土地、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民產生情感的共鳴與連結。當我看到一個某大討論區上投資客喜姿姿地談論這些地皮以後會增值多少,心中產生的是無比的厭惡與憎嫌。他馬的這些從小生活這裡的人們不是活該倒楣成為你們手中叮噹作響的賭博籌碼是生命、是根,是賴以為生的一切


試問,一個缺乏文化資產、充斥著炒地皮文化、奪取農民生計的縣政府,要怎麼發展「無煙囪工業」?炒地皮我相信 身為苗栗的子弟,我寧願他一百年不假開發之名巧取豪奪,生命自然會找到出路,請政府的干預越少越好!



劉政鴻先生,這不是我們要的苗栗!

【延伸閱讀】


苗縣府大動作不見報 居民嘆:簡直像戒嚴
龜趣來嘻:[串連]劉政鴻,你可以收買媒體,但是你無法收買部落客
苗栗後生讀書會:竹南科學園區徵收地訪調

1 則留言:

e.easy@jasick.net 提到...

應以市價徵收, (而非公告地價, 讓人有機可乘!) 且要加上搬遷費,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