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日, 4月 27, 2008

我回來了

這次住院真的超久,住了整整18天才出院。

一進醫院就聽到一整個不妙的消息:上次收取的幹細胞量只有十分之ㄧ,這次又要再收一次。

當場萌生想要放棄治療、自己辦理出院的念頭。 

天知道這個步驟有多痛苦。局部麻醉在你脖子上縫住、深入在你體內跟靜脈連結大概十五公分的導管,吃飯跟睡覺都不太能轉頭...躺在血庫冷氣房裡頭動也不能動,機器又敏感,感應到血液流動不順就會停止,又要重新再開。不能吃也不能喝,想尿尿得上半身不動,下半身用尿壺裝尿。上次收取特別不順利,血液凝住還堵死一條管子,每天都要花個六小時躺著睜大眼睛瞪著天花板。護士說的可以帶雜誌打發時間都是騙人的,你只能蓋好棉被祈禱時間趕快過去。

我想這次如果再收個什麼十分之ㄧ我也不想繼續做了。好好一個人我不想被當成青蛙躺在病床上被人切來割去練刀。在家人的支持下,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繼續這次化療。醫生說這次的劑量幫我加重了,果然副作用特別明顯。我對探病的阿姨說:「不用帶太多水果,你帶了我也只是吐給你而已」食量不到平常的一半,便當吃個幾口就食不下嚥了。起床就是乾嘔,不然就是把消化過的三餐還給垃圾筒。整天躺在病床上,我猜那時我的臉色一定很難看,夢跟現實的分際很模糊,搞不清楚是餓了還是飽了肚子在痛。

禮拜二因為紅血球低,輸血結果輸到了一瓶籤王。點滴完了頓時渾身發冷、顫抖抽搐好像被附身一樣,不停打冷顫。蓋了好幾條毯子還是直打哆嗦。腳不停的抖動,大概半個小時才停止。

醫生估計我禮拜二的白血球應該還在低點兩百多,最快也要隔個禮拜才能收取幹細胞。沒想到禮拜三的中午接到抽血的報告,我的白血球好像超級塞亞人的戰鬥力飆升到一萬六。馬上中午就被架起來動局部麻醉放中央靜脈導管,下午就被推到血液腫瘤科開始當木乃伊三天。每天又花了六個多小時痛苦而困惑地凝視著天花板,我想但以理困在獅籠凝視著鐵條外的自由應該就是這種心情吧。

感謝主,禮拜五晚上九點接到最後計算的結果,這次終於採取到了足量的幹細胞,我可以揮別再裝靜脈導管的陰影了,接下來就是移植,最後的住院ㄧ個月,我希望自己能夠健健康康、不再進出醫院,...阿們!

6 則留言:

phyllis 提到...

太恐怖了!希望你能平安度過,加油啊:)

sallyjan 提到...

Dear vergil:

不知道你這次住院情況這麼危險.
昨天還跟你msn聊到我同學的事情
真是不好意思
你一定要好好休息
我會持續為你禱告
加油~一起倚靠神 ~

Vergil 提到...

To Sally and Phyllis:

等我治療完一起吃飯啊! 約好啦~ 這些治療都是小事啦 :)

小芭 提到...

加油!!
很久都沒關心你
加油加油

匿名 提到...

請問版主一下,為何輸血會有這種反應?因為我有親人身體虛弱也需要輸血,所以想先瞭解一下副作用看有沒有辦法避開,或者是版主還知道其他的副作用,謝謝。

很多醫療反應就只有病患自己冷暖自知,版主真是既勇敢又樂觀幽默,令人佩服。

Vergil 提到...

TO 匿名さん:

輸血就跟抽籤或是麻醉、日常生活過馬路一樣,理論上輸血前,經過抽血比對後是很安全、不會有副作用的。

...但我輸了四次,有一次是身上起疹子、發熱(過敏),另外一次就是文中描述的全身發冷好像被大法師附身一樣。 我不是醫學系專科的,建議你在親人要輸血前問問看住院醫師會有什麼副作用,不過,(大部分的)副作用應該是不會發生的。

僅供您做參考 :)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