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六, 1月 13, 2007

[Old Pics] 老照片翻拍


Voila je rire jaune


是的,這個笑的很勉強的小男孩就是我。
(註: 法文的字面上"笑得很黃色"引申有"笑得很勉強"之意)

一時心血來潮把連年戰火流離失所的照片用數位相機翻拍,這張是目前手邊最古早的照片。

照片年代是幼稚園畢業典禮,我拿著一朵玫瑰花照著老媽的指示,笑得超不自然。更令人"囧rz"的是背景那位小女生的舉手之勞。......很想問老媽到底她拍照時的Focus是我還是後面的女生? 不過老人家的記憶應該也說不出來了吧!





這張是國小校慶,被壓到最下面戴著面罩式的眼鏡就是我。
一整個"囧"到不行,畢竟是十年以前的事情了,so...
注意左邊躲起來的白色身影,後面還有戲份。






國中時期的Dream Girl。(抱人的那個)

所謂的Dream Girl就是課業優秀、形象甜美的鄰家女孩,那種單純的"幻想她是我的女友該有多好"TYPE。 她一路考上新竹女中、交通大學、研究所... 不愧是走Dreaming 路線,是我這塊廢柴望其項背。 每年的生日還會打電話去恭喜,可惜她老媽過濾電話也是夢幻級的,不是每年都能聊到天。 為什麼這張照片照起來如此夢幻呢? 畢竟是十年前、照相機還是夢幻逸品的年代啊(汗)! 一個國中小男生初次借用媽媽昂貴的相機,.. c'est pourquoi ça a marché...




跟Dream Girl 交往過的"自號天才"。 也是台中一中→某國大→國立研究所,多年不見,在MSN上遇到已經不復見其銳氣,但自戀程度不減當年。"啊,原來我當年也是一個小帥哥" 是是是,這麼多年來唯一沒改的就是自信過剩的毛病,我說。






拍攝於高中園遊會,幾個國中死黨。可惜現在也剩下三個有連絡了。所謂的長大就是慢慢地"玻璃彈珠越來越少"吧,Je suppose.







這次換我說"啊,原來我當年也是一個小帥哥" 。照片的背景是在墾丁的海邊,高中畢業班遊。旁邊是這麼多年來到現在唯一還有聯絡的克利斯。 ... 從這張照片,我想當年的自以為是也是人緣不好的原因之一。




高中時畢業照,右前的女孩就是國小時候(第二張照片)躲起來的影中人。
理論上來說國小同班六年、高中兩年,應該是很熟的朋友,事實上相反,高中真正有意義的對話 (除了日常問候語: 請、謝謝、對不起、早安之類的) 一句也稱不上,真糟糕....




園遊會照片

我想這輩子交的朋友裡印象最的人會是克利斯。

他做過最經典的事就是在謝師宴上,班上僅有的八個男生裡,到了七個。
剛好缺席的是很自以為是、大家都很賭爛的男生(不是我!!),於是他舉起杯子,跟大家說: 來來來!! 敬大家! 我們男生全部都到齊了! 約莫須臾,正當酒酣耳熱之際,意外缺席的宿命男主角登場了,這時大家顯得有點尷尬(音:兼介)。 克利斯這時不慌不忙地拿起酒杯說: 唉呀~ 某某某,你終於到了,等你好久了,我們敬你一杯,這下子,我們男生全部都到齊了!

乾哪!..... 於是我不爭氣的笑了。 克利斯呀克利斯,我真是猜不透你!



這張是偷拍照。不知道為何,比起排排站的say cheese,我個人偏好近乎癡漢式的偷拍...

.... 這樣才自然啊! (振振有詞)







....更多的照片請點右邊的Flickr嚕~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