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三, 2月 23, 2005

[雜記]粉碎浪漫


打個小廣告....老家開的餐廳


Gunning down the Romance

"I'm gunning down romance, it never
did a thing for me, but heartache
and misery. It ain't nothing but
tragedy."

"粉碎浪漫,因其帶來的心痛與愁苦的悲劇"

年初的時候整理過期的文件,突然看到自己在
三年前寫下的一些野人花園的歌詞,那張
Affirmation 裡的"粉碎浪漫"。

浪漫是什麼呢? 對我而言就是未知的事物、
領域、挑戰,是陌生人、是過客、可能是盲目
的嘗試,或是日後讓自己心痛不已的決定。

看到不認識的單字的時候是一種浪漫,猜想她
的意思,學習新的一種語言....幻想身處在歐
洲的某個小國,看著陌生的街道與招牌,人們
吐出夢幻般的語言,而自己能夠與其對答如流
、融入其中。

於是特意去學了法文,學了日文,卻沒想到應
證了幻滅是成長的開始這句話。隨著玩票性質
到了可以考取證照,越來越多的單字變得一點
都不有趣、甚至厭惡到想逃避。

王鼎鈞在"失樓台"裡說,樓台倒了,但即使作
者化成了灰也可以提煉出關於那部分的記憶,
那,我化成了灰可以提出關於些什麼的記憶呢?

大概是語言吧! 九成九的英文加上一些大學聯
考填鴨式記憶性的古文還有一些為賦新詞寫的
"愁"作。

先秦諸子之言對我是親切的,記得那年對心儀
的女生說過

"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山無陵,
江水為竭"

這句話恰好用Bon Jovi的歌詞來翻譯:

"Lord, I love you till the heaven
bursts and sun doesn't shine"
(上邪類似英文中的呼喊"神哪")

用淺顯一點的俗譯就是"我愛你直到天荒地老"



不過還沒等到冬天打雷,夏天下雪或是世界末日,
(天地合)這段戀情就結束了。就像是為賦新詞強說
愁一樣,真正哀愁時分,想說些什麼,卻只能說:"
哎呀,秋天到了,天氣轉涼了!"
(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真正的愁是說不出來的。

還記得高中的時候常常用司馬遷報任少卿書當中
的一段勉勵自己:

"所以隱忍苟活,幽於糞土之中而不辭者,恨私心
有所不盡,鄙陋沒世,而文采不表於後世也"

司馬遷在受到宮刑侮辱後,寫信給好友任少卿,
表明自己的心志,受到不能人道的刑笞,死是
很容易的一件事,可是內心無限的掙扎與盼望,
想要完成父親太史公的遺願,於是苟且貪生的
活了下來,完成了震古鑠今的<<史記>>

對於當時受到聯考煎熬、遭逢家庭變故的我,看
了這段真是內心真是無比的感動,司馬遷就像身
陷囹圄的但以裡,面對獅群對他的咆嘯,卻能淡
然處之,相信必能得到最終的救贖與正義。信念
能使一個人的精神超越肉體的愁苦,於是就像王
鐵槍說的: 豹死留皮、人死留名。死亡沒有什麼
可怕的,怕的是死的沒有價值、沒有意義。高中
時的慘綠少年嚮往的是浪漫地、從容地、文天祥
式的死,像是存在主義中極端的發現。


寒假的時候看TPI times 查單字,結果意外在麥可
米稜(Macmillan English Dictionary)的字典找
到文法錯誤,於是寫伊媚爾給代理的書林出版社,負
責的丁桑很快就回信,寄給我了精美的小禮物,---
三份美美的月曆。

我想我是個愛粉碎浪漫的人吧! 老是愛把TPI TIMES
拿起來用字典來個掃雷式用力查單字,隨著字彙量
的累積,英文變得越來越不浪漫。(天天都在說、讀
怎麼浪漫的起來!) 隨著英文單字量的累積,我想自
己正在粉碎浪漫。

覺得自己像是蝂蝜,背著厚重的原文字典踽踽而行,
走在求知的路上,士不可不宏毅。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