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日, 1月 09, 2005

[心得]學習英文的經驗

-


最近有很多人問我是怎麼念英文的,走在路上都有素昧平生
的人跟我說恭喜多益考得還不錯,我是怎麼念英文的?.....
我想,扣除掉一些拿這個問題表示讚美的朋友,我願意野人
獻曝,分享一下自己對英文學習的經驗與感受。



沒什麼相關性的實踐校園..XD

(BTW這個在報業術語叫做Caption, 圖片說明)

認真的說起來我自己準備多易並沒有很刻意,但是並非完全
沒有準備。一方面也算是外文系優勢吧,就算再怎麼不去接
觸英文,你都會在禮拜一的時候跟外國教授有兩堂課有口語
對話。不知道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在修第二外語的時候因
為日文不強,跟非英語系的韓籍日文老師也是說英文。我十
分鼓勵各位有外籍老師課的同學跟老師對話,有問題可以盡
其所能的發問,能把他們問倒那就是算你利害。藉著練習
邊講英文邊思考下面一個句子,一方面邊練習聽力邊想延伸
的問題與類似的經驗對於聽力跟對話都有莫大的幫助。


我在工讀與社團的層面都是跟英文有相關的。


也是興趣也是對自己的挑戰,當外籍老師的助手,要能夠一
邊看著信件一邊翻成英文給教授聽(特別是當她不怎麼有耐
心),還要找適合她上課用的閱讀教材、文章。這是一個很
好的學習機會,也是貼近現實層面的實習。

Life is not a fairy tale工作可不像當學生,不會可以
笑嘻嘻的說不會就帶過了,翻譯錯了就得自己負責說對不起
然後重新做過。有些東西你沒有經驗又要硬著頭皮上的時候
就得皮要繃得很緊。特別是知道你的BOSS是拿著放大鏡在
檢視你的工作成果時,幾乎每次去見面都要帶點壓力跟
胃痛。


比較起來當英文報主編就真的與Fairy Tale差不多,提出
中長程的計畫、通知開會、決定稿件題目、審稿、催稿、
監督美編送印刷廠,然後通知折報。一個學期三份發行量,
八次會議加不定期舉辦活動的前置與收尾作業。當然也要
寫稿,然後給蘇狄然主任改文法,性質跟醫護人員很像
得到的是一張滿滿充滿紅字圈圈畫畫像被步槍掃射過的人質
一樣慘不忍睹。拿回初稿後再改過一次、再給老師看過,
理論上是兩次搞定,但是他沒說OK我也不敢拿去刊出來。


然後是跟語言中心老師的互動,她人很好,是我大學四年
遇過對學生最好的行政老師。有什麼對英文報的提案時,
她都會有耐心的傾聽,遇到重大的決策也會問問我的意見,
比起前一任執行老師的作風真的像是魔鬼糖在嘴裡化開一樣。


還有幫歐洲研究中心二三四早上的英語讀書會,要當助教
幫同學準備教材、類似帶動唱之類的教學,還有零零星星
的跟德國學生有關的打工,我覺得這些跟語言學習沒有太
大的相關,暫且不提。




美麗到另人感傷的校園,未央歌轉眼也只剩八分之一小節。


我想讀書跟考試是兩碼子的事,要學好英文跟考好某某英
文檢定的做法是截然不同的。除了上述的打工經驗跟社團
,我都把時間投注在圖書館的外文雜誌、語言中心的免費
報紙上,剛開始是厚一點的讀物,因為睡著後當枕頭比較
舒服,爾後學乖了拿薄的、圖文並茂的雜誌如財富、經濟
學家來念,甚至翻譯。讀外文最大的好處是可以接受第一
手的消息、不用接受新聞媒體有立場的偏見。


我想說的是學英文是沒有止境的。


如果你看到一期一期的Taipei Times不斷的印出來,而
自己的單字量來不及跟上報紙出來的速度,你會不會感覺
像被英文淹沒? 還是無所謂?


有些新的單字不斷的湧出來,有些單字你卻只知道那一
兩個他最不常用的解釋與用法....還有更多的時候是每個
單字都知道、合在一起你卻完全不知其意,或是有著深層
的歷史與文化意像在裡面。

舉個例子,雷根過世的時候The Economist 有一篇祭文
是這樣形容雷根的。

..."Ronald Reagan was fond of a nap and no
intellectual. Oddly enough, he had what it took"

no intellectual 絕對不是解釋成沒有智慧,打個啞謎請
大家猜猜看中文要怎麼翻譯。

還有更多更多的典故、引用、在央格魯薩克遜這個語言裡,
特別是最近看過尼可拉斯鳥籠飾演的國家寶藏這部電影後,
我更深深覺的英文是一種妙不可言、值得窮盡一輩子去
好好滴學習的。

1 則留言:

Yuki 提到...

Good! Very Good!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