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二, 6月 23, 2015

菸酒生日常5

自從在補習班打工遇到加州來的白濫恩,真的讓我見識到老美耍白爛沒有極限。 在補習班教課有像我這種中師跟白人,而外師不管對方是哪一國來的,教育程度怎樣,膚色遠比母語重要。白爛恩有大學文憑,在某個私立中校兼課,他說上課時老是在放電影給學生看,然後自己在旁邊寫電影劇本或是台詞。 我說,那跟叫掃廁所的清潔工來放影片有什麼不同?要你何用? 他說:

「你們找不到白人清潔工啊。」

 補習班另外一位從加州來的羅麗塔老愛開玩笑,去年下班後我們幾個人常去吃宵夜, 她說台灣小朋友超壞的,「老師你們美國人都很~~~胖」 還補了一句「老師你還好」(Teacher, you are O.K)

白爛恩老愛問:「這個中文怎麼說、那個中文怎麼說」,常指著餐廳的對聯、門簾問東問西, 有一次他問我說中文開飯前的Bon appetite 怎麼說?那們我有點被問煩了, 我客氣地說:「我們說 Shut up and eat.」

他舉起杯子,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說 「All right, Ver, shut up and eat!」


白濫恩老愛糗我,說我老愛用一些奇奇怪怪只有在字典會找到的片語跟用法來挑戰他跟羅麗塔。 

我說我個人比較傾向語言實用化,任何從書本上學來的東西一定得試試看別人聽不聽得懂。

 像是美國之音的會話單元說什麼小吃店可以用「油湯匙」 greasy spoon ,才怪,還真的沒什麼人在用,跟好幾個二十幾歲的歪果仁 確認過根本沒人懂。 不過這種「說著奇怪的用語」的評語從日本人與法國人都這樣說過我。 上裡拜陪法國人出庭開民事的調解庭,不是開玩笑,我的大學四學分的法文,十年沒用,只剩下數字一到十三還有幾句香頌歌詞了。 還有一句我今晚可以跟你睡嗎voulez vous coucher avec mois ce soir? 但是幾句問候語還是記得的,我見到法佬說了一句 Comment allez vous?  (How are you?)法佬說 Bien, et toi? (Fine, and you?)我說 comme ci comme ça  (not bad)


他愣了一下,然後說,他是聽得懂,不過法國人日常其實沒再用這個了。 (comme ci comme ça )


去年去當隨行口譯,遇到日文的裁判一起出去玩時,我在捷運上也用" 超熱的" ちょう~むしあつい 來形容天氣。對方是位大叔,聽到也是愣了一下,說「超ちょう」真的是六七年前的流行用語,日本人現在沒在這樣說的。沒辦法,我說,只靠著過期的教科書、電影跟歌曲來學語言還是有瓶頸的,我就永遠搞不懂道別時說的「ごきげんよう」為什麼只有在電視劇跟廣告聽得到,每個日本人都用很疑惑的表情問我這是什麼意思?


 總之今天跟白爛恩說掰掰,他要回美國一陣子辦一點私事,還可能會跟在台灣的女友分手, 我就用Matrix 一句台詞跟他道別:"Everything that has beginning has an end.",意外的他還知道這是第三集的台詞。他說如果第三集給他寫劇本就會是經典 (epic)了,我說你確定不會是毀了經典(epic fail)嗎?

下禮拜口試完,也可以來準備更新長草的部落格了(伸懶腰)

2 則留言:

fea 提到...

要這麼說我也真的很少聽到チョウなになにㄟ
同樣的むしむし暑い
我會說めちゃめちゃ暑い、すごくむしむしている等

Vergil 提到...

我日文很爛,幸虧有在日本工作的學姊,以後不會的也請多多指教啦~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