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一, 6月 27, 2011

松餅人與懷疑的多馬

日前從Word Spy讀到一個新單字「鬆餅人」(pancake people) 定義是:

n. Internet users who read widely, but without depth.
n. 閱讀廣泛但是缺乏深度的上網族。

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study found that the amount of information the average American processed in 2008 was triple what it was in 1960. This has turned many into pancake people — spread wide and thin.—Dr. Marc Dussault, "Floatation Tank Helps Improve Grades," FLOAT Press Blog, April 5, 2011 
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研究發現,在2008年一個普通美國人平均所要處理的訊息量比起1960年而言多了三倍。如此一來許多人成了"鬆餅人",煎烤時攤平廣大卻顯得淺薄。


在網路上若非是從業人員或對於某一門領域素有專攻,絕大部分的人無論是消息的來源,轉載,或評論應該都符合「鬆餅人」的定義描述。資訊爆炸,名嘴氾濫,每個人都可以是「星期一早上的四分衛」對著某項議題預設立場侃侃而談,卻很少人質疑某個資訊的可靠性或下工夫花時間查證。


就連以資訊守門員自居的媒體也墮落了,皇后的貞操變成了妓女的枕頭,初一十五不一樣。漫畫中虛擬的一家出版社竟然也變成「可靠消息來源」,甚至變成了新聞:


來源:錯誤特攻隊



圖片來源:I, dissapear


我認為面對網路來源的時候,應該要具有「懷疑的多馬」(Doubting Thomas)的精神。多馬是耶穌的十二個門徒之一。他看到耶穌後不相信復活的事實,堅持查看用手觸摸羅馬兵丁百夫長用長槍刺入右肋的傷痕。基督教強調「因信稱義」,因為多疑不能盡信,所以多馬死後不像其他的使徒如馬太馬可路加約翰彼得一樣受到尊崇,死後跟老師上課的課堂筆記還可以編入新約。(在這邊要離題一下,如果你的老闆上司是孔子或耶穌,你實在不太需要去計較做牛做馬懷疑這個懷疑那個,對吧?)


 多馬檢查耶穌基督的傷口



在前次的美國大選選舉押對寶,現在搖身一變成為歐巴馬的國師的華倫克牧師則是對於信仰質疑很早就闡明了他的觀點,也算是給懷疑論者一劑定心丸:

“信仰的過程會懷疑是正常的,儘管去相信你所信的,並且去質疑你所懷疑的部份。” -亞特蘭大人質事件
 
回到網路訊息的檢驗,網路的另外一個好處就是可以對照多方的說法拼湊出真相。我們每天接觸的報紙是有預設立場的。攤開報紙的社論往往是檢驗報社的立場最好的方法,是傾向獨立還是統一,為財團還是勞工,左派或是右派,文青或是財經。往往一個事件要看好幾份不同屬性的報紙才能拼湊出事情的真相。


比方說聯合報報導處理這篇新聞是從正面和諧的官方角度來看的:

 台東蘭嶼鄉製作18人大船,突破島上「不得製作超過10人大船」的禁忌,跨越以往的造舟經驗,在無當地人願當船長的情況下,只好由鄉公所秘書黃正德自告奮勇;而工團與主辦單位數個月來戰戰兢兢造船,期待「尊重傳統」但也「適應現代」。...《大船破禁忌 漢人所秘當船長

但在地的某些蘭嶼人可不這麼想的:

歲時祭儀中每年的3至6月份是飛魚捕撈季節,達悟人犯忌造舟,甘願冒犯祖靈的訓誡,難道只為了圓一個漢人的船主夢嗎?

這不是一場蘭嶼人的大船下水祭,因為文化權力原有的「主」、「客」關係被反轉過來了。達悟祖先千百年以來舉世聞名的造舟技術及文化智慧,其成果的終極展現竟是榮耀一位漢人。....
突破禁忌不等於文化傳承

這是從公民新聞記者角度出發的新聞(連結內文有附圖)

 當政府大力出錢,漢人掛名船主,一艘台灣出資、蘭嶼代工的大舟OEM,在商品化的年代,沒什麼不可以。但是為了建國百年造舟,斷絕造舟的生活文化之根,就不必以文化包裝,甚至標榜為傳承文化,因為在所有標榜依循傳統程序的細節裡,卻是東缺西漏、充滿型式、一昧宣傳,讓理解真實文化脈絡的達悟人,看不清倒底傳承了什麼文化? 《蘭嶼造大舟--失了根的國慶之船

最後是小學生部落客Cyber runner 紀錄下在台北孤單的大舟身影:


...帕布輕颱已經通過台灣,可是館方人員還是將IPANGA NA放在外面淋雨,雖然IPANGA NA是橫渡大海來台的英雄,可是在風雨夜中他會做什麼夢呢?

會不會夢著台北淹大水,就隨著大水飄向海洋,飄回蘭嶼的家呢?

美麗的達悟族拼板舟

你要相信哪一個版本的故事?也許無知是種幸福,比起懷疑的多馬,鬆餅人會快樂得些吧!


1 則留言:

papaya 提到...

最近遇到一點事, 我的感觸和文章主題可能有點風馬牛不相及, 總之"網路上"一句天外飛來的謠言居然比我們從小到大學習的知識還要牢不可破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