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二, 4月 13, 2010

【新聞】路透記者之死



二00七年巴格達,兩名阿帕契攻擊型直昇機組員發現一群攜帶AK-47步槍及火箭砲的伊拉克叛亂份子,請示上級指示後開火,造成了十多名無辜的平民死傷,包含了兩名幼童還有路透社的攝影記者,事後發現謂的火箭筒只是長鏡頭的相機。美國軍方發言人堅稱這是因為路透記者「捲入」了交戰區域,然而隨著事實與目擊者的指稱,真相一點一滴的揭露,整起事件的面貌變得撲朔迷離。


以揭露政府及企業弊端聞名的非營利組織維基瀝士﹝Wikileaks﹞在本月的二號公開了這段令人震驚的影片:




以副駕駛所見到的機密影像解密,該名直昇機的駕駛對著毫無敵意的人群恣意地開槍砲掃射後,對著在地上負傷試圖爬離現場的路透記者憤恨的說,「你只要撿拾起槍我們就可以殺你了!」甚至對著隨後一輛經過,試圖救援的無武裝廂型車開火,造成車上兩名小孩受傷。隨後抵達的一名法新社戰地攝影記者在紐約時報上投書,斥責美軍濫殺無辜:「美軍直升機似乎針對著該地區任何聚集的人群開火。當我下車後要拍照,人們便聚集過來,然後美軍直升機便開始掃射了。我們趴下尋找掩護,機砲射中附近的房屋」


MSNBC 邀請了維基瀝市的創辦人之一朱利安‧阿桑吉﹝Julian Assange﹞上節目訪談,提到揭露此段影片的目的,他說:「這段影像讓人們見證現代戰爭空戰的殘酷,戰爭使得美軍的人性腐敗,在運用高科技的戰具時像在以人命堆積的電玩遊戲中,試圖得到最高分」朱利安並且指責,「根據交戰法,敵員負傷時應該允以捕獲並且審訊,然而在影片中武裝直昇機的對話卻令人髮指,“撿拾起槍我們就可以殺你了” 的想法讓扣板機像是個玩電動玩具的小孩。」


美軍國安局顧問布萊特﹝Brett MCGurk﹞則提供了軍方的意見:「影片中拍攝日期四月到六月,地點是巴格達南方,熱區中的熱區,有火箭筒還有各式各樣的精良武器。戰爭的情勢每況愈下,每天都有人傷亡,之前還有直昇機被擊落,所以聽到駕駛員的對話是情有可原的。影片沒有拍到的是附近的地面部隊正在保護並且疏散平民... 」


當被問到美國每個月花了一千兩百萬在中東戰事,然而傳出來的畫面、失控的戰事卻令人感到羞愧時,布萊特辯稱,在影片拍攝的當下,美軍正試圖控制群眾秩序,並且掃蕩叛亂份子。流出的影片的確是令人感到悲傷,但歷史學家會幫他們正名,相信是非自有公斷。


英國衛報非常的不以為然,以美軍在巴基斯坦出動無人載具爲例子,評論相較於美國前朝政府的先發制人〈Preemptive Strike〉的布希主義,還有惡名昭彰的關達那摩灣監獄刑求逼供,歐巴馬主義則是採用了「殺無赦」〈Kill, Don't Ask〉的方式濫殺無辜。根據巴基斯坦官方的統計數字指出,2009年平均每個月有58名平民死於無人載具的空中攻擊。無人載具「掠奪者」共出動了44次,只有五次目標經確認是吻合的,換來的成果是超過七百位平名的無辜傷亡。


讀者的回應也呈現兩極化,是一名評論者Mauryan說道:

這些伊斯蘭好戰份子已經宣戰了,死掉的人是因為戰死的。他們沒有穿著可供辨識的軍服而且傾向躲在平民與洞窟中,如果在戰時,他們早就被鎖定而且射殺了。這些兇猛的野獸根本不會遵守國際公法或是日內瓦戰俘宣言。當他們"俘虜"了敵方士兵,會把眼睛刨出來,剝皮並處以釘刑。這些伊斯蘭好戰份子無可救藥且不值得同情,...我很高興有無人載具,對於駕駛員的性命無虞,遠端遙控而且更重要的是精準的擊中目標。與戰機、轟炸機比較起來誤傷的比率已經算低了。無人載具與精準炸藥是未來科技,讓這些叛亂份子無所遁形,高科技是唯一對付這些好戰份子的好方法,而我支持這麼做。




一名路透記者之死揭露出許多戰場上的陰暗面,維基瀝士影片的揭露讓承平歲月的美國人目睹了美軍違反了交戰法則、官方試圖掩飾真相與粉飾太平。無論輿論支持或反對這些從空中而來的不對稱戰爭,在阿富汗、在巴基斯坦、在美國軍旗飄揚的地方,這些高科技殺人機器高高在上像掠食動物般盤旋攻擊,取代了在戰場上英勇奮戰的大兵,成為了不痛不癢的代理人,再多美麗的砌詞與堂而皇之的理由也掩蓋不了這些猙獰的事實。

  
Political language is designed to make lies sound truthful and murder respectable, and to give the appearance of solidity to pure wind- George Orwell
政治語言目的在於讓謊言聽起來像是真的,讓謀殺變得高尚,空談卻似如有其事。-- 喬治‧歐威爾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