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六, 9月 17, 2005

[Rabbit On]Au moins de Septembre

這個月都在坐火車跑來跑去,8/29穿的西裝畢挺人模人樣地下台中參加美國教育展秋季展的面試,撘公車到了台中長榮桂冠酒店,看到跟上次春季展是同一個面試官大概就猜到會錄取了。那個老伯伯很愛跨耀自己是外交部退休、在英國大使館工作云云,然後說他認識某某某,常常一起吃飯,很熟之類的。(英文稱之為name dropping,藉由誇耀跟別人的關係來抬昇自己的身價(笑)


我倒不討厭他,這位老伯伯舉手投足間散發著與同年紀的人不同的氣質,有機會倒是很想跟他請益。 面試照慣例是幾個人排排坐輪流自我介紹,強弱高下立判。有人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也有人詞不達意,口音超重,而我最擅長的就是即席的演說(笑),考完很輕鬆的就離開了。算算去台中的旅費,其實美國教育展的翻譯真的不適合非本縣市的人去參加(台北兩天、台中、高雄各一天),才一個晚上,才一千塊,你就要去會場來回兩次,算算賺洗西裝的錢都不夠。Anyway,我只是要賺個經驗,順便認識點人脈,以後留學用罷了。


九月七號我最愛的愛麗絲終於出國了,萬般無奈的下了高雄跟大學死黨艾力克斯借住了一晚(臨走還不小心把他的牙膏跟洗面乳帶回家當紀念品XD,對不起阿,艾力克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愛麗絲走的很瀟灑,通關時幾乎沒有回頭望,倒是送機的妹妹雪莉哭了。


那兩天跟愛麗絲還有他兩個妹妹又跑去大立百貨旁的佐佐義排隊吃義式拉麵,照例又拍了不少白痴照片,不過,一想到今朝一別,要看到愛麗絲要等到一年以後就食不下嚥 第二天要通關時,發生了小插曲,愛麗絲帶的行李太重了! 只好掏出來一堆行李在機場旁邊就開始"減重",愛麗絲爸爸忍不住斥責愛麗絲,看得出來他愛女心切,只是不懂得怎麼表達。 (其實我也忍不住想說兩句,後來作罷)



從左而右是雪莉、愛麗絲,穿紅衣服的是她表妹


該走的時候終究還是得走,愛麗絲通關沒有帶著一絲猶豫就直直的往前大步邁進,同時也把我的心帶到兩萬哩外的曼徹斯特,英吉利海峽隔不開的是無止境的承諾與期盼,望穿秋水。 Ces't hiver est trés froid! 未來的岳父後來送我去車站搭車,跟雪莉妹妹一起去。我們一起吃了一頓油煙很大的中餐,愛麗絲爸啊跟我分享幾本他在看的書,奇妙的是他是基督教長老會(Presbyterian)的長老,但他涉獵的卻包跨了佛教的書!......然後我們在高雄的火車站分手,一個人搭自強號回苗栗,其實還小感傷就是了。就在我就搭公車從苗栗回家,走呀走的竟然不預期在公館的大街上遇到我爸開車,說來還真是巧。就這麼被撿(pick up)回家了。



沒什麼時間好感傷,接下來的禮拜六就接到考試院寄來的限時掛號函,通知我航空管制(Air Traffic Control, ATC)第一試通過了。我必須在禮拜一早上八點報到開始體檢。於是前一天拖著感冒病厭厭的身體上台北,在捷運中山國中站下車,開始用走路到松山機場。走了大概15分鐘左右,如果不是行李太重(兩天份的衣物加一本家用聖經),那應該是感冒影響,台北的室外很熱,室內的冷氣又像在合歡山,這次的台北行像在洗三溫暖。


我穿一件短袖忍不住穿穿脫脫外套,狂打噴嚏,一直咳嗽。 在機場服務台跟很有元氣的實習生研究了一下周遭的地圖,在一堆滿天星的旅館中發現一家沒有網站的旅館,而且距離松山機場不遠,當下趨之若鶩,結果按圖索驥走了二十分鐘後迷路了~~~好不容易發現旅館,但是大門口裝飾的豪華地可怕,當下心頭泛起不祥的預感。一問房價果然很讓人傷心,但是比起路過問的的幾家算是很ok了。


說我是因為感冒喪失體力也好,因為迷路體力耗盡也好,再多的理由也不能我從讓住兩晚3700的悲傷中回復過來。 (我還問美麗的櫃檯小姐說... 這裡有柴房可供借宿一晚嗎?)


心裡有點小難過也小受傷。如果我今天是XX部長,當然來台北不會在乎那區區幾百塊的計程車費,把信用卡往櫃檯一丟,管他幾顆星的飯店,一個晚上幾千塊都不痛不癢吧! 可是今天是可憐的待役青年一枚,出入費用都得跟老爸拿,自然得斤斤計較了。看! 有洗面乳可以A耶! 出門就有早餐店耶! (體檢禁食早餐)不斷的找理由來安慰自己花錢很worthy.


第二天很早就到了松山機場的航醫中心,填了很多份基本資料,可能某些人士會覺得這是一種性別歧視吧! 裡面是這樣寫的,如果有病史請打勾,琳瑯滿目的從青光眼、梅毒、B型肝炎等等到暈船暈車(這也算是生病阿),裡面竟然出現一個"我是同性戀"! (阿哈哈~) 抽號碼牌後也跟其他兩個ATC聊了一會兒,只是真的不知道體檢的順序到底是不是按照第一試的成績排就是了。(第一試筆試成績佔90%,第二試面試佔10%) 量身高體重血壓是一定要的,光是抽血就抽了兩次(空腹一次,在營養室請你塞了兩片土司兩個小時後再抽一次) 心電圖、一些心理測驗和協調性、視力測驗,還有醫生在你身上敲敲打打,聽力測驗.....


中午跟前輩們去復興機棚的小洞買了便當回來啃,然後因為眼鏡度數不夠,硬是趕在五點前搭計程車去小林買個日拋的隱形眼鏡然後很費力的通過了(我右眼快到1000度~~大嚄啦) 這次的體檢真的紮實地做了一整天~ (累) 最累的可能就是度數吧 ! 光是眼科就有分測視力、立體感、散光.... 一堆沒看過的儀器真的會讓人測到挫折感攻心(Frustrated) 然後還要你填三份幾百道問題的心理測驗(行為量表,裡面有很經典的問題如: 我是從火星來的 是/否 ,過去的一年內,有人試圖在我的食物內下毒謀害我 是/否 ,還有一題是這樣描述的: 我會想不停的洗手、關窗戶即使已經重複好幾遍了....這不是強迫症嘛?=_=)


第三天又要做腦波,一大早頭上被塗了導電膠,然後還有繃帶(?)插滿了電線在很昏暗的房間裡測腦波,很想睡覺但是又不能睡,閉上眼睛又要張開,最後還對你的眼睛打閃光燈,真的不是很愉快的體檢。然後又對你的眼睛測眼壓(又是很奇怪的機器,調距離對你的眼睛噴氣)、測眼睛的弧度. ...等,好不容易終於搞定了,與同伴們相約禮拜五見。 註: 其實體檢跟網路上看過的民航特考體驗描述的大致符合。



妙的是在台北火車站要搭火車回苗栗時竟然有人在叫我,定睛一看,這不是老爸嘛? 怎麼會來台北? 老爸說: 總不會是來看你的吧! 我啞然失笑,
父子倆還真是有緣。


自強號上看到的可愛底迪,跟爸爸要"水水"


後來禮拜五的心理測驗(9/16)發生了點小插曲,十點的自強號搭車後突然發現自己忘了攜帶身分証,趕忙在竹南站下車搭回來,請老爸幫忙拿身分証,然後再買一次11點的自強到台北。這一路上不停的祈禱,幸虧老天保佑,匆匆忙忙趕到台北,然後轉捷運到忠孝復興、忠孝東路,搭計程車到航站大廈時僅僅才遲到5分鐘,允許補考。然後又是一連串的測試,集中力、數理、空間、邏輯....


算算這次投資在民航特考,往返台北的食宿加車費大概快破萬了,這還不包括準備考試時的花費,考完第一試因為準備不充分,考完腦海裡只浮"Game Over "這個念頭,特別是準備的不多,這次專業考試(民用航空法、航空氣象學、電子計算機概論,三科申論題)的鑑別度跟難易度擺明針對外行人來,讓打"考得超難,大家都一樣考砸"如意算盤的我大失所望。(專業科目大家一起砸鍋,然後我就靠英文拉分,This is my strategy)



然後蒙主眷顧,月中又接到了第二試的通知,又燃起了小小的希望(可是第一試真的考得蠻爛的,及格62.6,我只考63.9 而第一試成績佔90%,第二試只佔10%),現在我只希望在第二試面試能順利過關,人在無助的時候真的只能靠禱告了吧!


次回私の的行程予告

10/4 美國教育展台中展 American Education Fall Fair,
Taichung
10/15 考選部國家考場 (Air Traffic Control, ATC interview in Taipei)
民航人員第二階段面試

See you next after school! ^^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