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四, 5月 02, 2013

【菸酒牲】透視別人痛苦之自我感覺良好


我很喜歡看聯副或是家庭版,蘋果的人間異語版面,透過這種市井小民的生活窺視在另外一個世界的真實面貌。借住在彰化親戚家半年以來,我覺得自己有種活在超熱鬧的聯副的繽紛版的感覺。

「人生是一襲華美的旗袍,下面卻穿著不搭嘎的牛仔褲」


表哥長年以來在大陸工作,認識了表嫂,於是在中國結婚後把她帶了回來與姑姑姑丈們同住。想當然爾婆媳問題不只是個令人望而生畏的名詞,兩個不同的國度對於教養小孩、生活習慣種種因素常常發生齟龉。表嫂在生下姪子兩年後又接著懷了第二胎,簡單來說,她只能活在自己的房間裡,幾乎沒有什麼朋友。


表哥跟我感情不錯,他常常要我跟北京來的表嫂多溝通。這種公關與心理輔導的工作交給阿宅就好像要一個五十音都學不全的人去接日本代表的職務,我也只能這麼做了,北京的話題都聊完、語言的話題都用盡,更多的時間在餐桌上我們是沉默不語。(阿宅如果善於包裝與溝通術就不會叫阿宅了)


姑丈與姑姑都是非常傳統的人,據說小姪子的誕生也是因為他們的堅持。某次大嫂與姑丈大吵之後,表嫂負氣離家出走,哥跟姑丈兩人很大聲地溝通,我在廚房裡默默地扒著飯,隔著幾個房間他們的對話都還聲聲入耳。哥說搬出去很簡單、但是搬回來就不可能了、時代不同了、沒那種媳婦了等等。


我依稀記得跟我的中翻英授課教授聊天提及我無法欣賞任何張愛玲的作品,連一篇都讀不完。除非是要求翻譯的作業,不然《紅樓夢》也是一章也讀不下去。教授說,那是你不懂得欣賞這些兒女恩怨,這些對你而言像是日常的瑣事就是他們生命中的大事。


我跟姑姑一家人感情不錯,小時後我有幾年是給姑姑扶養長大的。她常常在我面前暗地數落表嫂的不是,姑丈也說表哥只會幫老婆說話。我心裡在想,換成是你一個人嫁到語言不通的地方(普通話vs閩南語)、每天的生活圈子只有不太有交集的家人,生活的重心只有成天黏著妳的兩歲哭鬧小孩,日常的煩瑣終會磨盡愛情於平淡,過這種生活這需要多大的決心還有毅力?


至少我覺得我辦不到,我對這種不同價值觀的世代要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的生活一點都不嚮往。距離產生美感,要勉強住在一起的觀念真是糟透了。
 

 「大聲溝通」完畢後,表哥走進廚房埋怨說:「真好,你們家都沒有婆媳問題。」

「沒有,因為他們在我大一時候就離婚了。」我淡淡地回他,把碗放進洗碗槽。


拜惹位,有沒有人覺得蘋果把今天我最美單元青春無敵的女生照片放在性侵凶殺案報導的社會版真是糟透了?
  
 

3 則留言:

Unknown 提到...

(拍拍)

fea 提到...

我明明有留帳號每次卻都顯示Unknown!!

Vergil 提到...

@fea:

No worries, I know who you are :D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