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d three chairs in my house; one for solitude, two for friendship, three for society." -Henry David Thoreau (1854)

星期一, 10月 11, 2010

【地方誌】道卡斯族牽田祭





苗栗縣道卡斯族牽田祭,九日下午假後龍新港國小舉行。由敲打銅鑼的「扮番」開始,穿著傳統服飾的道卡斯代表往新民社區宣告今晚準備祭祖。女性族人開始準備精心製作的點心迎接外地的朋友。入夜後,祭典由在地的新民社區舞蹈班,著白衣紅紋開場。南庄的賽夏族舞蹈班所帶來的表演也捎來來自山裡的問候。苗栗縣長劉正鴻戴上象徵頭目的飾帶,主持祭祖。祭祖完後,現場載歌載舞,原住民歌手北原山貓也引吭高歌,族人幫忙三名道卡斯勇士以白布繫上長三丈高(約九公尺,四層樓高)的刺竹與長枝竹,圍繞操場開始牽田祭。


新民社區舞蹈班

「牽田祭」的典故來由於此,習俗上是由兩年內新婚,且家中無喪事的男性擔任舉旗手。但近幾年苗栗產業外移,青壯年人口外流,後龍自然不能倖免。雖然舉旗的旗手雖步入中年,豪情壯志、體力仍不輸給青年人。俟族人繫緊三位旗手舉起高聳入雲的舉旗,三人不靠著外力攙扶,緩緩地跟隨著銅鑼的指引冉冉而行,現場青紅燈光煙霧瀰漫,圍觀的鄉民也牽手加入舞蹈行列。穿著背上印有道卡斯牽田祭的年幼工作人員穿插在隊伍中奉酒。具有道卡斯血統的劉縣長也在場鼓勵民眾加入舞蹈,身體力行加入慶典。



祭典照片(點小圖可放大)

道卡斯族的隱憂


道卡斯屬於平埔族,經由幾代的通婚在語言與外貌上已經逐漸與平地人無異。祭典舉行時皆以閩南語溝通,觀察族中耆老與青壯年人喝酒也多半使用閩南語。與新民社區舞蹈班一位中年婦女攀談了幾句,發現她是客家人,娘家來自公館鶴岡口附近的寬仁社區。老公是台上主持數屆的司儀,先人幾代可能有平埔族道卡斯的血統。司儀姓鍾,稍微利用祭典空檔與他聊了幾句,據他表示,平埔族意思就是住在平地與漢人通婚的原住民,有很多分支,道卡斯是中北部最大的平埔族。而目前道卡斯族最大的隱憂是族中老一輩會操母語的人口凋零,他本人也不會說道卡斯語。道卡斯語現在只剩下斷簡殘篇的零星單字,像他知道「酒」,就叫做「ya-gau」如果能夠發現道卡斯語的原本,或是語言學者可以調查訪談、紀錄這些語言,便可以正式向原住民委員會登記成為原住民新的一族了。

穿著道卡斯族傳統服飾的少女



「我們跟賽夏族說不定有親戚關係」「賽夏族矮靈祭中扛的旗子跟我們很像,但是我們有三隻」鍾先生打趣地說。「早先因為有傳教士帶領他們唱詩歌,所以賽夏族用英文把自己的語言用文字流傳了下來,但是我們道卡斯沒有。」「但在重要的時候,比方說祭祖、跟祖靈報告我們還是用道卡斯語」 。



會場附近的小販抱怨了今年參與的人潮不如往年。究其原因,翻開節目單上的時間表,下午的時間有許多空檔是以民眾點歌,用大型廣播器材唱卡拉OK的方式帶過,綜觀白天安排的塊狀節目略為鬆散,以致於參觀的人數不如預期。「牽田祭」的成果暫且不表,面對人口逐漸外流,重要的儀式「扮番」卻只有一位代表,面對平地人強勢的文化與商業活動,濃眉大眼年輕一輩的眉宇間,操的卻不再是先祖的語言,道卡斯族如何在一年一度的祭典之外,追尋自身文化與族群認同乃是日前族人重要的課題。



2010 苗栗道卡斯族牽田祭 Taokas Festival from vergilyeh on Vimeo.


【延伸閱讀】

-- 劉增榮研究道卡斯族20年│平埔族道卡斯
(道卡斯文字、演變與新港的歷史)

沒有留言:

熱門文章